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问题半月谈 > 从校园看世界

中国人的善良和仁厚不是日本“没做恶”的根据

发布日期:2012-02-20 | 阅读次数:   
 
     
     
事件:2012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和“中日国民交流友好年”。然而,日本名古屋市长河村隆之2012220日与到访的南京市委常委兼政法委员会书记刘志伟等人举行会谈,在提到日军“南京大屠杀”时表示,“的确存在常规的战斗行为,但我认为南京(大屠杀)事件并未发生过。”河村自称自己的父亲是日军老兵,在南京待到战争结束。曾经从他父亲那里了解到“在中国受到了热情的接待,因此“如果在8年的战争中发生过像‘南京事件’这样的事情,中国人为什么还会做出热情接待的事情呢?这是不可理解的。”南京市委常委刘志伟没有提出抗议,只是说南京人民是热爱和平的,学习历史是为了维护和平而不是为了延续仇恨。
 
     河村22日召开记者会,再次声称“南京大屠杀不存在”。“所谓的大屠杀恐怕并不存在,我不会收回我的言论”。当天,他还在另一场合声称,“有关南京大屠杀有各种各样的看法,这让我如鲠在喉。”声称,之所以说大屠杀不存在,是因为“没有目击者”
 
    一直以来,日本政坛总有不少政客放反华狂言、否认南京大屠杀,并试图通过各种手段抹杀这段历史。如现任日本首相、时任财务大臣的野田佳彦在去年815日称,自己先前认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甲级战犯不是战争犯罪人”的想法基本没有改变;右翼政客、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抨击菅直人内阁无人参拜靖国神社,称“不拜靖国不是日本人”;日本自民党议员江藤隆美曾于20037月公然否认1937年侵华日军制造南京大屠杀惨案的历史事实,“30万人被杀是谎言”
 
    各方反应:
    1.日本内阁---南京大屠杀历史不可否认。在22日的媒体记者会上,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藤村修就南京大屠杀问题表态称,“存在对非战斗人员的杀害、掠夺等行为,这不能否认。自村山谈话以来,政府的立场一直没有改变。”(村山谈话是指1995815日,时任首相村山富市就历史问题发表正式谈话,对日本的殖民统治和侵略,表示深刻反省和由衷歉意。)
 
    同一天,名古屋市所在的爱知县知事大村秀章督促河村尽快修改其言论。河村有关南京大屠杀的言论已经导致名古屋市与南京市交流中断,“
变成外交问题”,“河村最好尽快修改其言论。”大村秀章还劝河村注意“个人意见”和“历史认识”的区别,在南京大屠杀问题上“谨慎表态”
 
    日本媒体批其不明智---报道评论认为,日本政客重提“
没有南京大屠杀这回事”的话题显然不明智,也是不合时宜的。
 
    2.外交部回应---日方应正确认识和对待那段历史
 
    220日,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例行记者会上就日本名古屋市长否认发生过南京大屠杀一事表示:“南京大屠杀是日本军国主义在侵华战争中犯下的残暴罪行,铁证如山,国际社会对此也早有定论。日方某些人士应该正确认识和对待那段历史,切实汲取历史教训。”
 
    3.南京各界:河村隆之的言论受到南京许多人士的激烈批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痛批其发言是胡说八道,“名古屋市市长对中日之间这段历史发表了非常不负责任的言论,以个人的经验来主观臆想历史,是很不严肃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是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判决书中得到确认的,是有大量史实证据可以证明的。”
 
    21日凌晨,南京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向媒体提供了一份南京市政府赴日代表团的严正声明,就日本名古屋市市长河村隆之与南京市官员会面时宣称“没有南京大屠杀这回事”作出严正回应,称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历史事实不容抹杀,铁证如山。
 
    21日上午,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十分愤慨。88岁的李高山老人有着参加南京保卫战老兵、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双重身份。老人非常激动:“名古屋市长是歪曲事实,我就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这就是证据,我们就是证人。
 
    我今天看到了新闻,我很气愤”,今年79岁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佘子清老人告诉记者:“名古屋市长完全是谬论,南京大屠杀在国际上都是承认的,幸存者李秀英去世前曾说‘不要记住仇恨,要记住历史’,我们要牢记老姐姐的话。”
 

      评论:南京大屠杀是日本军国主义在侵华战争中犯下的残暴罪行,是中国人民最为沉痛的近当代历史记忆之一,国际社会对此早有定论。河村的言论一经曝光,当即引发中方强烈不满,直接导致南京和名古屋停止官方交往,日本政府则从官房长官到外务省高官都出面“灭火”,表示日本政府在历史问题上的立场没有变化,重申当年日军在南京杀害非战斗人员和进行抢夺的行为不容否定。
 
    名古屋市和南京市于197812月结为姊妹友好城市,至今已34年。日本名古屋正是当年中日“乒乓外交”的发源地之一,且2012年是中日恢复邦交正常化40周年,日本政客在这个时候故意放出“没有南京大屠杀这回事”的话,显然是对南京人民感情的一种伤害。
 
    中国人民愿意和世界各国人民保持友好关系,但是友好从来都是有原则的。河村为了一己之“政治生存”,不仅缺少良知,而且十分无知。其罔顾铁证如山的历史事实,罔顾中日两国关系大局。政治家之责、政治家之德何在!
 
    历史实表明,当年日本无条件投降后,日军战俘确实受到了中国人普遍的宽厚待遇,但“不报复就是没作恶”的河村式逻辑是极其荒谬的。大约在他看来,惟有虐待、杀戮、报复才是中国人对待作恶多端的日军应采取的“正确态度”。
 
    事实上,就在日本投降的1945815日,当时的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蒋介石就公开广播,号召广大同胞须“特别注意”,要以“不念旧恶”和“与人为善”的“民族传统中至高至贵的德性”,“不要企图报复”,“更不要对敌国无辜人民加以污辱”。
 
    历史的细节更能凸显中国人的仁厚。据战败前担任“中国派遣军总司令”的冈村宁次回忆,在日军投降后的南京,一个小女孩看到日本兵在清扫某电影院前的场地,立即向看完电影正要离去的观众称,“尽管我们战胜日本,但是看到日本兵这样从事杂役,还是觉得怪可怜的!”于是当场募捐,并将募款买了香烟及其他物品赠与日本兵。(冈村宁次:《徒手官兵》,何应钦:《八年抗战与台湾光复》,文海出版社1980年版,第174175页)南京小女孩对日本兵的同情,正是当年中国人对投降后的日本人的普遍心理的一个折射:不是河村想当然的凌辱,而是同情;不是河村想当然的报复,而是施恩。

    “作恶必得报复”,这是河村的逻辑,它并没有错,事实上出于对日军所犯下暴行的仇恨,战后对日本人施以报复也不是不被理解的,这施诸中国人却错了,当年的日军也担心会受到中国人的报复,但事实证明,这种担心完全多余。
 
    日本彻底战败,在得知中国军队将赴越南接受北纬十六度以北日军投降的消息后,他们一面“畏惧其在中国大肆屠杀,中国军队会寻仇报复”,另一方面把越北的飞机、大炮、部队及重要物资,先行转移到北纬十六度以南,企图以此博得英国受降方的“同情”和“开恩”,结果并未得逞。
 
    当年入越受降的第一方面军参谋长马瑛说:“孰知,在越南接收的情况却与日本军国主义者想象相反。第一方面军入越后,一本陆军总部的电令,悉依规定手续办理,并无报复残杀事情发生。而在越南北纬十六度以南地区,英国首先装备由日军集中营释放出的法军,准其协同接收。法军因19453月被日军缴械驱出越南,怀恨在心,滥杀和虐待日俘。因此在中国接收范围内的日军莫不感到侥幸,而在北纬十六度以南的日军则悔恨不可名状。”(马瑛:《第一方面军入越接受日军投降纪实》,王楚英、陈远湘等:《受降内幕》,中国文史出版社2010年版,第195页)战败日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其结果是弄巧成拙、自取其侮。
 
依照河村的逻辑,中国人的善意是否意味着日本从未发动过侵略战争呢?当然,并非每个日本人都同河村一般忘恩负义、信口雌黄,也有不少日本人对中国人当年的仁厚和善待铭记在心、感念不已,“河村逻辑”注定是没有市场和出路的。
 
“不报复”正体现了中国人的善良和仁厚,这是日本人最值得庆幸和感念的地方,今年正值中日建交四十周年,河村之辈竟将“不报复”视为“没作恶”的证据,岂不荒唐可笑?
“热点问题半月谈”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