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问题半月谈 > 从校园看世界

直面钓鱼岛争端

发布日期:2012-03-03 | 阅读次数:   
 
    【事件背景】 经国务院批准,国家海洋局、民政部于201233日凌晨公布了钓鱼岛及其部分附属岛屿共71个岛的标准名称、汉语拼音和位置描述。当天,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就“日本2日公布对钓鱼岛附属岛屿的命名”回答记者提问时强调,日方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采取的任何单方面举措都是非法和无效的,无论日方对钓鱼岛附属岛屿命什么名,都丝毫改变不了这些岛屿属于中国的事实。
 
一、钓鱼岛争端的由来

寻找钓鱼岛主权的源头不难发现,中日之间对此真正有争议并形成第一次争端高潮的时间是上个世纪70年代初。之前的近百年内,包括二战结束后的20余年时间,日本都是在偷偷摸摸地干着窃取钓鱼岛主权的勾当。但从20世纪60年代起,中日围绕钓鱼岛的主权发生了一系列争执,两国均称对此岛拥有主权。1972年中国政府在与日本恢复邦交正常化的谈判中,提议从中日友好的大局出发,将钓鱼岛的归属问题留待以后条件成熟时解决,日本政府予以接受。但后来日本政府却反言称从未与中国达成“搁置主权争议”的承诺,纵容右翼分子登上钓鱼岛,加剧了纷争。通过分析,中日钓鱼岛之争有两个主要的原因:
 
(一)“埃默里报告”对东海石油蕴藏量的乐观估计引发了日方对钓鱼岛的垂涎

196810月在联合国远东经济委员会成立的“联合国勘探亚洲海底矿产资源协调委员会”赞助之下,由美国地质学家埃默里为首的中、美、日、韩四国的12位地质学家,往东海与黄海进行了6周的地球物理勘测。勘测报告“东海和黄海的地质构造和水文特征”于1969年出版,简称为埃默里报告。报告对东海石油蕴藏作了乐观的估计,提山东海中日韩大陆架交界处存在着世界上最有希望的尚未勘探的海底石油资源。这使受资源短缺、石油缺乏困扰的日本对这一地区产生了浓厚兴趣。由此日本政府才在战后首次正式提山了对钓鱼岛群岛的主权要求。
 
(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加剧了钓鱼岛主权归属问题的复杂性
 
1992年联合国公布了《国际海洋法公约》,有“主权国家以200海里内的海域为其经济专属区”的条款,而钓鱼岛的实际价值便在于以钓鱼岛为中心,直径为400海里的辽阔海域以及此海域内的海洋资源。使钓鱼岛的重要性远远超出了它本身的价值。
 
此外,钓鱼岛所处的地理位置极具战略价值,它尽管距日本本土达1000余海里,但距中国台湾基隆仅百余海里。日本一旦占有了钓鱼岛,就可以跨过数千尺深的海沟而登上东海大陆架,再加上其所宣示的200海里经济海域,这样不仅形成与我国经济海域发生重叠的现象,而且对于我国正在积极从事的东海大陆架油气勘探等海洋资源升发,亦可坐享其成。
 
二、和平解决争端的路径选择
 
在和平解决争端的前景下钓鱼岛问题的解决可以有如下几种选择

(一)       搁置岛屿主权争议共同开发海洋资源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中国解决同周边邻国海洋争端的一贯主张。应当说,这一主张是积极务实的。遵循和恪守这一方针,钓鱼岛争端就可望和平顺利地解决。其具体步骤可以是
 
首先两国政府通过谈判和协商尽力达成一项协议以实现“搁置争议”。协议内容应包括这样几个要点双方同意搁置钓鱼岛及其周围水域12海里领海的主权归属问题但这一点并不意味着各自对该岛的主权立场有任何改变成立政府间的联合委员会负责协调和控制该海域的石油开发活动参加石油开发活动的公司无论是当事两国或是第三方的均不意味着支持中日任何一方对钓鱼岛主权的要求。
 
其次在进行共同开发的技术问题上可以考虑沿北纬30度将东海划成南北两区。在明确有关权利方所主张的大陆架范围的重叠区域的基础上再行商谈合作开发。在北区中韩基于陆地领土自然延伸的要求与日本基于200海里标准的等距离原则的要求相对讲比较容易标出因为日韩早自1974年起已有共同开发区。三方可就在重叠区域分享事宜作出安排。在南区明确重叠区比较困难。它涉及到冲绳海沟和钓鱼岛群岛在划界中的地位问题。可以尝试的办法包括一是中日双方回避钓鱼岛群岛周围12海里范围的主权问题使之以中日未定界的联合开发面貌出现。彼此让步共同开发石油。二是在中国主张陆地领土自然延伸、考虑冲绳海沟影响与日本主张200海里权利和中间线以及不考虑冲绳海沟影响之间标明重叠区,然后商谈开发事宜。
 
(二)       双方本着公平和互谅精神,运用成比例方法进行协商划界

如前所述,在大陆架划界原则上中日双方尖锐对立。为了打破僵局双方可以考虑撇开钓鱼岛和冲绳海沟因素在不违背公平的基础上通过互谅互让寻求妥协。考虑到这一前景采用成比例划界方法便是解决东海大陆架划界问题的一条重要思路。所谓“成比例”是指使一国的大陆架面积与其海岸线长度保持一定的比例关系以维持大陆架划界的公平。这一划界方法早已为各国海洋法专家所公认并被国际海域划界实践所广泛采用。因此运用成比例方法划分东海大陆架无疑是可行和适用的。其具体办法可以是将东海大陆架沿北纬30度划分为南、北两区在北区由于中日两国海岸线大体上相类似因而在这一区域不排除适用等距离方法的可能性。在南区中国东海海岸线达900公里日本琉球群岛面向东部的海岸线总长度为380 公里。按照成比例划界法中日两国在这一地区大陆架的比率为6413 %3517 %。这样,两国大陆架区域基本上与本国海岸线协调。
 
(三)       在通过双边协调仍无法解决争端时可考虑将问题提交国际法庭仲裁或接受司法解决
 
在国际法上通过仲裁和司法解决是和平解决国际争端的重要法律方法。在这方面有很多先例总的讲作出的决定是公正的得到了有关国家的尊重。中日双方虽均属亚洲国家一般不习惯于诉诸国际法庭,但在彼此僵持不下时此种方法仍不失为一种选择。按规定不论是提交仲裁或是接受司法解决均应有争端当事方的同意。从既有实践看日本对此种解决方法的态度是积极的而中国方面则正处于由消极不信任向积极参与转变的过程中。例如80年代后中国开始把一些贸易、海运等方面的争端提交仲裁解决。对于国际常设仲裁法院1993 年中国提出4名国际法专家担任仲裁员。自1984年后中国在国际法院一直拥有本国国籍的法官对国际法院的工作给予极大的关注。对于另一个国际司法机构———国际海洋法法庭从法庭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的确立,到形成法庭规约、规则再至选举第一届法官中国都态度积极地参加了工作。目前中国在海洋法法庭及海底争端分庭拥有本国国籍的法官。因此可以说中国方面正在具备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钓鱼岛争端的主观条件。另外从客观实际看钓鱼岛长期处于日本的实际控制下中国如不采取有效的法律步骤久而久之在国际法上会被认为已放弃对钓鱼岛的权利。所以现实情况也要求中国着手从法律上考虑问题。
 
中日两国一衣带水“和则两利,斗则俱伤”。钓鱼岛主权归属及其海洋权益固然重要但它毕竟不是中日两国关系的全部。只要两国政治家和有识之士以大局为重登高望远以坦诚务实的态度来处理双方的具体分歧那么钓鱼岛争端的解决并非遥不可及。
 
“热点问题半月谈”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