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子艺苑

将时针拨慢

作者:赵翌序 | 来源:文法学院 | 发布日期:2013-10-31 | 阅读次数: 次   
    我多想把时针拨慢,让您亲切的容颜永远活在我的记忆深处,当我想起您的时候,我可以随时拉着您的手一起往前走。

 

 

 

                                  ——题记

 

 

    叫外婆都会觉得生硬,我永远叫您“姥姥”,写这两个字的时候,似乎用的不是墨水,而是泪水。

 

 

    小时候最喜欢过新年,新衣服,压岁钱,放炮仗……但这些只属于童年的东西已经渐渐从我记忆里消失。上大学后的第一个寒假,回家的心情五味杂陈,特别是当我见到姥姥的时候。新年给她的馈赠越来越少,身体弱了,能干的事情少了;眼睛不好使了,看见的东西少了;手脚不灵活,能去的地方少了。新年的钟声对于老人来说,似乎是在告诉他们,生命的终点线越来越近了。

 

 

    姥姥有四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养育孩子的任务几乎就占满了她的大半辈子。可是她现在一定是幸福的,因为孩子们都长大了,他们有自己的工作,过年的时候他们可以围在自己的身边,给她讲一年的事情。舅舅喜欢给姥姥照相,我想这是一个留下记忆的好办法,那些温馨的画面可以永远定格下来,成为每个孩子心中美丽的背景图画。任时光打磨,反而更加刻骨铭心。

 

 

    高中的时候我写过一篇文章《伫足》,那是写给我的姥姥。每次有孩子或者孙子来看姥姥,她都会很高兴,拿出好吃的。其实这些东西都是孩子们给她买的,可是对于她来说,物质享受已经是可望而不可即了。孩子们走的时候,她会站在屋子里的窗子旁,踮起脚尖,透过窗花,目送孩子们离开。每每看到这个场景,我的鼻子酸的不是滋味。我想对于姥姥来说,新年就是吃过的最甜的糖。

 

 

    在时光面前,我就是个掩耳盗铃的傻子。因为我从来不承认姥姥老了,她还是那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这样子来自我童年最初的记忆,这记忆悄然已走过了20年的光阴。在我的梦里,她拖着沉重的步伐慢慢向我走过来,我慢慢拉住她的手,这种场景在现实中也时常感动我的双眼,泪水打转的时候,我却觉得我是多么幸福。

 

 

    “这个人就娘,这个人就是妈,这个人给了我生命,给我一个家……”

 

 

    姨妈她们每次唱起《母亲》的时候,都是潸然泪下。情到深处,自然会被歌词所打动。我印象最深的是在姥爷去世的丧葬会上,她们把《母亲》的歌词改编成《父亲》,几个人抱在一起唱,我当时只有12岁,却哭得稀里糊涂。我现在好怕失去身边的每一个人,因为我已经长大了,明白了亲人对于我的意义。

 

 

    归校的前一天晚上,我又去看望姥姥。她从房间里走出来,不断地咳嗽,我无法描述那种复杂的感情,心酸阻止了言语的表达。新年已经过去了,姥姥还是要和疾病作斗争,她现在就是为孩子们活着。我当时就想,我多想把时针拨慢,让您亲切的容颜永远活在我的记忆深处,当我想起您的时候,我可以随时拉着您的手一起往前走。

 

 

    有没有过用一个老人的思维去看待人生?风华正茂的我们,自然是充满了对人生的愿景,抑或是充满迷茫。无论怎样,我们还是向远看。那他们呢?已经走向生命终点线的他们呢?时光褪去了他们青春的容颜,游走在与生命竞跑的缝隙中。物质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可望不可即的东西,所以他们只能向后看,看七十年的光阴给他们的生命留下了什么。如果可以将时针拨慢,多给他们回顾的时间,我想那是一番可以让人微笑让人流泪的回忆。